Tuesday, July 10, 2007

厄運


鼻頭上泛紅的痘是揮之不去我的任性
到底在尋覓些甚麼解釋不了的目的地
好像一直跳著探戈的粉紅色芭蕾舞鞋
在普羅望斯斷橋的最邊緣懸空搖晃著
風很大要緊握著蕾絲邊不要無辜著涼
絕對是得罪了滿天神佛而頻頻遭天譴
天知道一只驢子到底要撐多久才結束

3 comments:

said...

竟然把驴子给扯进来了

junyong said...

對阿, 本來就跟驢子有很嚴肅的牽連....
騎驢找馬的驢子...

junyong said...

哦, 忘了說~~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