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6, 2008

前天, 昨天還有今天

我又到了吉隆坡一趟, 純粹是為了看陳奕迅的大馬演唱會, 真的是很純粹, 因為我在星期五的晚上與婉君表妹搭了新加坡的火車, 抵達吉隆坡時已經是早上6.30了, 我用了久違的Touch N’ Go 搭了LRT到Wangsa Maju, 打了電話給剛剪了劉海的阿瑞兒, 還在睡夢中的她迷糊的駕車來載我們去她家小休一番. 我們看著看著掌門人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接近11點, 才衝忙的趕去拉曼學院拿她們倆的advanced diploma文憑, 看到嗎? 是advanced diploma, 隔了兩年才拿, 以為自己還很年輕, 哈哈… 然後我們去了Pavilion, 對, 又是Pavilion, 看來 KL 真的要自我檢討一下, 整天都要人民逛Pavilion實在跟新加坡沒有甚麼分別, 因為新加坡整天都是Orchard Road.. 顯… 除了阿瑞兒帶我們吃好吃的白粥油炸鬼, 還有很滑口的豆腐花.

只是, 我約了我姊在Pavilion見面, 把她好幾個月前上網訂的生日禮物給她, 還有台灣買的手信, 跟她聊天, 說了些八卦就離開了. 然後就回去洗澡, 然後跟第一次見面的洋蔥吃了碗蝦面, 過後就去看了high翻天的Eason, 呼… 好爽. 然後再去吃雲吞面, 還有我沒有很喜歡的豬腳醋. 但是也是說實在的好吃.

然後我就搭飛機回來了. 好純粹的旅程. 我在飛機上喝了那罐從我還沒去KL之前就很想喝的Ice Lemon Tea, 價錢比陸地上的貴上了5倍, 是的, 有時候很想做某件事情的時候就做吧, 好像是周星馳說的, 錢可以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恩. 我當下也只是想喝Ice Lemon Tea而已. 雖然喝得有點伧促, 但是比Jade吃了頓Nasi Lemak 來得從容許多. 她吃的時候, 總看起來很餓, 其實只是必須要吃得很快而已. 因為飛機45分鐘就降落了, 我廁所都來不及上, 就下機了…

然後我就到家了, 跟平常一樣, 陳同學還是那個在家中等我回來的人, 非常可愛, 我非常喜歡他這樣. 我洗澡了以後頭髮還濕濕的, 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七點的時間, 陳同學醒著躺在我身邊說, 我2點醒來就餓了, 等了你四個小時, 不要煮maggi給我吃咩?? 哈哈, 好可憐 (吐舌)

隔天, 我又上班了, 工作真的很無聊, 機械似的活著, 然後午餐, 然後放工與重生. 哦, 今天發生了一件讓我差點非常難過的事情, 還記得我的小白 (我有非常多的小白, 這裡指的是我的第一台Sony的數碼相繼), 上面吊著的小白(這裡指的是我的唯一一隻巫毒娃娃鑰匙圈)掉在蘇格蘭的某個青草地上, 今天我從台灣帶回來的Rainbow (一隻擁有彩虹色的爆炸頭黑人造型鑰匙圈)不見了…. 後來才發現他掉在我的椅子下面, 害我差點寫了R.I.P My Rainbow的文字. 還好是誤會一場.

哦, 對了, 我今天還要做一件不能讓陳同學知道的事情, 就是我想去把我想買很久的Ray Ban Aviator 墨鏡, Singapore Great Sale 萬歲. ^^

大家快樂.

昨天是父親節, 我打了電話回家給楊老闆, 以下是我跟他的對話.

我: 喂, 老闆
楊老闆: 啊~ (酥軟的聲音) 甚麼事??
我: 父親節快樂
楊老闆: 你要送我甚麼禮物??
我: 你要甚麼, 不要獅子開大口worr…
楊老闆: 我啊, 你唱一首歌給我聽…
我: …. 要醬geli咩???
楊老闆: 我要聽陶吉吉的愛愛愛
我: 爸爸, 那是方大同的…
楊老闆: ok, ok, 店裡很多人liao, bye bye
我: (無言)



對了, 今天是蕭敬騰的同名專輯第一天發售, 記得捧場. ^^ 我愛他


1 comment:

@Forest@ said...

你好!《中文部落村》开张了!想替您的部落格做免费宣传吗?想和两百多位博客交流吗?想的话欢迎您来哦!http://cblogvillag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