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9, 2005

若男給于泰的文字(一)

親愛的
又是個想你的夜晚
沒有任何人。任何一本書告訴我,想念是一種全身的運動。
就好象沒有任何人、任何一本書告訴我,胸部大的女生背着斜背的包包會不好看。
所以昨天買了個斜背的包包,讓它在雙丘之間,呈現一種尷尬的丑態。
我發夢了,夢見你就站在我面前,是很近,是很遠。十八因寸的距離,我張開雙手,向前摸。
你的身體從很實在慢慢淡去。
我的雙手懸在半空中,很用力的揮卻抓不着你,你還在嗎?
茫然中,下雨了。
我沒傘,也沒被淋濕。
地上布滿紅色雨。
我真的沒淋濕。
只染了一身紅。

暈眩的世界
若男留

1 comment:

紫雨 said...

好悲……悲悲的若男……

我们论坛来了一个才子,写了一首很美的诗,题目是《爱到绝处,为你凝固》,很感人,也很真实。有空去看看,写的真的很好。格调也是很感上的,可能会引起你的共鸣。

http://www.googlepenang.com/bbs/viewthread.php?tid=132&fpage=1